此处安心,便是吾乡 我的一生阿里援藏情

首页

2018-10-29

此处安心,便是吾乡我的一生阿里援藏情——西安交大二附院超声医学研究室医生李谦恪守“缺氧不缺精神,艰苦不能降标准”的援藏精神十几个援藏队员并不孤单,有强大后盾在支持着我们阿里的工作和生活带来精神的震憾、心智的砥砺,是我终生的财富“生得困难、死得容易”,这是西藏偏远地区人民生命和健康的真实写照,这也是每一个援藏医务工作者时刻面对的挑战。 西藏阿里地区位于祖国的最西南端,平均海拔高度超过4500米,号称“西藏的西藏、屋脊上的屋脊”。 虽然以独特的地理风光、悠久的历史文化而有着“千山之祖,万水之源”、“藏西秘境、天上阿里”等美誉,但自然环境条件极为恶劣,冬季氧含量还不到内地的一半,一直被人们称为“生命的禁区”。

从1994年起,这片神奇大地作为陕西省的对口援建地区,一批批援藏医护人员从三秦大地远跨万里,深入阿里七县,恪守“缺氧不缺精神,艰苦不能降标准”的援藏精神尽心尽力从事着本职工作。 2015年,中组部提出了“组团式”医疗援藏的新思路、新办法,“健康西藏”是援藏工作的重中之重。 2016年7月,作为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一名超声医师,和第二批“组团式”援藏医疗队的16位同志加入了第八批陕西援藏队的大集体,一起踏上了西藏阿里这片令人神往的土地。 我的援藏工作是超声专业,作为现代医学影像学的重要分支,超声诊断帮助临床医生扩展了视野,客观、准确的及时了解患者的疾病状态,被称之为“医生手中的可视听诊器”,是筛查和诊断很多疾病的首选方法。

进科室工作的第一天还没适应高反,胸闷气短地走到科里,看见窗帘紧闭、密不透风的诊室,浓浓的酥油味道……老旧的医疗环境让人无语。 忘了去自我介绍,就撸起袖子干上了。

接下来的一周多时间,总算和藏族同事们互相认识了,科里有问题的超声仪调试维修了,日常医疗物品的布局调整顺当了,患者就诊方便了。 雪域高原的工作更像是战斗,因为阿里地广人稀,有限的医疗资源也只是在县乡一级医院,远道而来的患者病情往往严重且复杂。

500多公里以外的改则县,一个腹痛少尿浮肿的四岁小姑娘在当地近一周诊治不佳转到了地区医院,初次检查只是简单的判断为“腹腔积液、肠管充盈增宽”,复查后发现双侧输尿管中段都有结石,双肾中度积水,膀胱尿潴留。 由于阿里地区水质矿物含量偏高,当地藏族同胞和来藏的各级干部群众都很容易发生泌尿系统结石,四岁的小孩子就患上严重的泌尿系统结石,引起相关器官严重损害。 人民医院由于经验、条件有限,建议她转院去拉萨治疗。

下午上班路上遇见她家人抱着无精打采歪在怀里的孩子联系租车,顿时心里无比沉重。 下班后,我带着全科室的同事把这个病例写进了科室业务学习记录本里,他们认真记录、听讲,偶尔抬头传递来诚恳、朴实的目光,真诚友好的藏族同事给我提了不少建议。

又一个周末的深夜,学生说有个病人病情有变化,我睡意顿消去了医院。 一看见腹胀如鼓、端坐呼吸、眼神无力地看着我的年轻牧民患者,心里本能的感觉不好,超声检查发现这个前两天疑诊阑尾炎的患者存在肝硬化合并有大量腹水,肝脏后方一个条索状的肿块实际上是有血栓形成并部分阻塞的下腔静脉血管腔,病情危重!随时有血栓脱落导致肺栓塞等一系列致命的并发症。 检查后发到朋友圈,内地单位的同事朋友立即发来了参考建议,和地区医院的援友们一起商量对策。

结束会诊,踏着月光回去的路上,心里想着远在五千公里以外内地同事们的关心和支持,觉得十几个援藏队员并不孤单,有强大后盾在支持着我们。 回顾这段时间的援藏工作,我为能在阿里地区人民医院和藏族同胞一起工作、生活,感到无比荣幸和自豪。 虽然时光短暂,但是阿里的工作和生活带来精神的震憾、心智的砥砺,是我终生的财富。

“此处安心,便是吾乡”,我将永远铭记藏西秘境、天上阿里!。